主辦:中共廣州市委宣傳部

精彩廣州 相約廣州 文化展覽

600米筆墨長卷“記住廣州” 海內外嶺南畫派傳人集體“回家”欣赴廣州塔“家宴”

www.clprla.live2019-08-13 14:10:12來源: 廣州日報

參展畫家們在廣州塔題寫六百米長卷

廣美教授陳金章(左)與臺灣地區大名家歐豪年握手

家是永遠不變的牽掛。

8月10日,“回家——第二屆嶺南畫派港澳臺海外畫家聯展”于廣州高劍父紀念館開展,76位海內外畫家,從世界各地趕到嶺南畫派的發源地——廣州,以300多件作品和個人的言行身則,繼續弘揚嶺南畫派的家國情懷,并向在高劍父春睡畫院舊址“其命惟新”廣場上新落成的高劍父紀念銅像致敬。

8月11日晚,參與“回家展”的76位畫家與廣州本土書畫家共計一百余人,應邀登上廣州之巔——廣州塔,在第104層參加海內外嶺南畫派傳人回家家宴。海內外書畫名家們聯合在廣州之巔創作600米書畫長卷,題寫廣州名勝與廣州老字號,將活動推向了高潮,更將嶺南畫派與廣州的淵源,推向了新的高度。

致敬嶺南畫派先賢高劍父 以“家”為紐帶聯結家國情

今年正好是高劍父先生誕辰一百四十周年,“回家”更是被賦予了一層向先賢致敬的重大意義。由此出發,在高劍父先生嫡孫女高乙婷的支持下,由嶺南畫派后裔重要代表畫家陳金章、歐豪年兩位老先生作為海內外總倡導召集人,高劍父紀念館聯袂南粵先賢館、高劍父高奇峰紀念館,舉辦了本次大展。恰如高劍父紀念館館長李琰所說的:“這次展覽一切都是以‘家’為線索、以‘家’為根基,要讓‘回家’的嶺南畫派親人們感受到家的溫暖,喚起新時代的愛國共鳴與文化自信。”

8月10日上午,第二屆“回家展”以獨特的方式開幕——海內外嶺南畫派畫家集體“回家”致敬嶺南畫派先賢高劍父,并向新落成的高劍父紀念銅像敬獻鮮花。“我是廣東人,在臺灣地區定居多年,但‘回家’是我一直以來的期盼!”嶺南畫派第三代傳人、臺灣地區著名畫家歐豪年是繼張大千、趙少昂先生之后第三位在舊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舉辦個展的中國水墨畫家,在美國的大展從6月份開始,將持續到8月18日。但年屆85歲高齡的他,依然不顧路途遙遠,專程從美國飛回廣州參加盛會。在高劍父紀念銅像前,歐豪年畢恭畢敬地深鞠一躬,并獻上鮮花。嶺南畫派尊師重教的精神,展現得淋漓盡致。

10日下午,參展畫家們又參觀了第二展區南粵先賢館,并寫生“嶺南第一樓”禁鐘樓,留下珍貴的手記。

8月11日,畫家們又前往第三展區高劍父高奇峰紀念館。二高紀念館坐落于高劍父先生故居番禺南村鎮,為本次展覽賦予了家的意義。下午,畫家們又前往高劍父藝術研究展覽基地——南浦當代藝術中心,這一展區主要呈現高劍父紀念館對外交流展覽“客從何來”,并啟動“嶺南畫派在海外研究”儀式。

活動最后,更在廣州新地標廣州塔上舉行“嶺南畫派家宴”,讓回家參展的藝術家們感受到廣州的日新月異,激發起更強烈的民族自豪感。在廣州之巔,歐豪年先生率先在600米長卷上開筆題寫“可以帶走的廣州塔”,隨后陳永鏘先生題寫“記住廣州,廣州塔酒”,以新地標提醒人們記住家國濃情。其他畫家也紛紛以自己游覽過或者喜愛的廣州名勝景點提筆,為“回家”留下珍貴墨寶……活動結束后,主辦方還將繼續邀請畫家們在長卷上題寫、圖畫廣州形象,完成以后,無疑將成為全面”記住廣州”的最長書畫長卷。

開枝散葉撒播世界各地 注重傳承又不忘“創新”

一百多年來,嶺南畫派在海外的輻射力尤其強大,本次展覽,就以最生動的方式證明了此言不虛。

為什么嶺南畫派能夠延續其旺盛的生命力,開枝散葉到世界各個角落?這得從嶺南畫派在誕生之初,就具有的與眾不同的氣質與使命說起。嶺南畫派由高劍父、高奇峰、陳樹人創建于19世紀末20世紀初。在那個變革的年代,二高一陳主張在中國畫的基礎上融合東洋、西洋畫法,在發揚國畫優良傳統的同時博取諸家之長,形成了“折衷中西,融會古今”的主張,通過振興這種務實而生動的美術來喚醒民眾。

受其影響,嶺南畫派的前后幾代藝術家,包括二高一陳之后的趙少昂、黎雄才、關山月、楊善深等,都有著濃厚的家國情懷,并成為對開班授課最有熱情的一個畫派。尤其是后來移居香港的趙少昂、楊善深,通過函授等形式,在南洋和歐美地區播撒下嶺南畫派的種子。這些大師們也成為最沒有架子,對弟子們最無保留的先生。

改革開放后,又有眾多嶺南畫派的弟子們走出國門,定居海外。而無論他們走到哪里,都默默信守著傳承了一代又一代的嶺南畫派藝術信念,在海外實踐并傳播著中華文化藝術。

他們的畫作中既有原汁原味的嶺南畫派樣式,同時也在中西的融合、題材的拓展、媒介的運用等方面做出更多的嘗試,因為他們同樣沒有忘記一代又一代先生們的教誨,沒有忘記“折衷中西,融會古今”的藝術主張,沒有忘記嶺南畫派從誕生的那一天就是帶著“創新”的使命而來。

南半球“洋弟子”三千 北美洲畫鷹有“圣手”

本次參展藝術家、來自澳大利亞的林伯墀,1950年出生于越南,并在那里結識了鄭少昂的弟子梁少航,在其門下系統學習嶺南畫派的技法。從1974年起,林伯墀又開始以函授形式跟著趙少昂學習,并于1980年前往香港,正式接受趙少昂先生的面授。

移居澳大利亞墨爾本后,林伯墀不僅繼續鉆研繪畫,而且開始了自己的教學生涯。他不無驕傲地告訴記者,他在澳大利亞教學四十年,有五千學生,這其中百分之七八十都是“洋弟子”。“他們的畫風都是嶺南畫派的,水平很不錯,希望未來也能帶些學生來廣州參加‘回家展’。”由于林伯墀在文化傳播和兩國藝術交流中所起的突出作用,2003年他被授予“澳大利亞聯邦建制百周年成就貢獻勛章”,是唯一一位獲獎的華裔。

“嶺南畫派在海外傳播的歷史,無論是深度和廣度,都比現在所呈現出來的更廣大。值得我們更深入地去挖掘和研究。”林伯墀進一步表示。

溫潤儒雅的盧清遠,同樣是嶺南畫派巨擘趙少昂的嫡傳弟子。祖籍廣東梅縣,在廣州長大的他溫和地笑著說這次是“真真正正地回家”了。中學在中山大學附中讀書的他,非常喜歡繪畫,他的語文老師李守真正是趙少昂先生的弟子。第一次看到趙老師畫作時,他就被強烈地吸引和震撼住了,心想:如果能跟著趙老師學繪畫將是多大的福分呀!后來,定居香港的他打聽到趙老師開班授徒,就帶上自己的習作去拜訪,趙老師給予了很大的肯定和贊賞。收他為徒后,趙老師毫無保留地教他。每個步驟都讓他深度參與,如何打底稿,如何著墨,如何上色……每一步他都臨摹一張留存。“嶺南畫派之所以在海外能如此開枝散葉,一是這個畫派的藝術技法很高,另一個是這個畫派非常講究師道傳承。”盧清遠在接受采訪時不斷有參展的其他畫家過來對他拱手示意甚至攬著他親密留影,他們或稱呼他老師或稱呼他師叔,尊重又親昵,如同一家人。原來,20世紀80年代中期,盧清遠曾受邀到中國臺灣舉辦個展,收獲了很多“粉絲”。于是,他在臺灣地區開班授徒,傳授嶺南畫法。盧老師強調要有堅實的基本功,常常帶學生去寫生,從大自然里汲取美,繼而創造美。

1994年,盧清遠又移居加拿大。在北美遼闊的大地上,他被天空中的“王者”、搏擊長空的雄鷹所撼動。通過利用各種近距離觀察的手段,他捕捉到雄鷹的壯美身姿,畫鷹成為一絕,充分體現了嶺南畫派“折衷中西、融匯古今”的開創精神。“古代沒有動物園,不能像我們這樣利用高科技器材細致觀察蒼鷹、老虎等。所以,在這些題材上,我們應該比古人畫得更好才對。”他笑道。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江粵軍 金葉 孫珺

(編輯: 劉卓瑩)

返回首頁
 
足彩半全场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