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辦:中共廣州市委宣傳部

精彩廣州 羊城古今

南越王的廚房里數量最多的是貝類

www.clprla.live2019-06-25 11:54:49來源: 廣州日報

花龜

陶網墜

廣東魴大咽骨

大黃魚頭骨

大黃魚椎骨

耳狀耳螺

博物館尋珍錄

最近,以俏皮、深刻著稱的西漢南越王博物館公號連續發布兩篇文章,發出兩道穿越時空之問:你知道南越王愛吃什么魚嗎?你知道南越王愛吃什么貝類嗎?

乍一聽,這不是開玩笑嗎?誰能知道呢?

你別說,由于考古學者們的不懈努力,今天的人們還真的能了解一點2000多年前的南越君王的口味。至少,我們可以知道他愛吃大黃魚,也愛吃筍光螺。

南越王隨葬的有鯉魚大黃魚和廣東魴

為什么這么說呢?我們來看看專家們通過考古發掘,發現了什么。先說魚。

在南越王趙眜墓中,考古學者們發現了幾種魚類的遺骸,均出土在存放食品珍饈的后藏室。主要包括廣東魴、大黃魚和鯉魚。廣東魴的遺骸出土在南越王墓后藏室的一個越式銅鼎內和一個銅鑒內。其中,這件越式銅鼎內不僅有廣東魴,還有大黃魚、豬、雞,顯然是一鍋大雜燴。西漢南越王博物館的專家們說:“銅鑒本為水器,南越國卻似乎把部分水器改造成炊具,因此銅鑒里有魚也不足為奇了。”

廣東魴分布于珠江水系,側線平直,背鰭刺光滑,長且粗壯,生活在水體中下層,尤喜棲息于江河底質多淤泥或石礫的緩流處,喜食水生植物及軟體動物。大黃魚為暖溫性近海集群洄游魚類,分布于南海、東海和黃海南部,主要棲息于80米以內的沿岸和近海水域的中下層。據史料記載,早在春秋時期,中國東海已有捕撈大黃魚的活動。南越王墓出土的大黃魚不僅有比較完整的頭骨,還有16個脊椎骨,因此推測這條魚的總長超過50厘米,是一條大魚。這些魚,今天廣東人也都愛吃。

另一種更常見的魚是鯉魚。南越王墓出土的鯉魚殘骸見于后藏室的一件越式小銅鼎內,通過殘留的咽骨、鰓蓋骨等部位,考古學家判斷鼎內至少有2個個體。鯉魚是淡水魚類中品種最多、分布最廣、養殖歷史最悠久、產量最高者之一,平時多棲息于江河、湖泊、水庫、池沼的水草叢生的水體底層,以食底棲動物為主。它們單獨或成小群地生活,其適應性強,耐寒、耐堿、耐缺氧,在流水或靜水中均能產卵……總之適應性極強。鯉魚類大多味道鮮美,營養價值也很豐富,一部分品種還被改良成為觀賞魚,比如金魚和錦鯉。但在東方極受重視的這種魚,在西方卻成為令人頭疼的入侵物種。當然,這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西漢南越王博物館的專家告訴我們,南越國的墓葬中,也常常出土盛有龜足、笠藤壺、楔形斧蛤、魚骨的陶罐,但魚類并沒有發現過,“這不由得讓人猜想,曾經本地越人們習以為常的魚食,在南越國時期,經過御廚的精心烹飪瞬間搖身一變,成為專供南越王食用的上等佳肴。”南越王墓西側室為仆役殉葬之室,其中一位殉人身上隨葬了2件鐵制魚鉤以及殘存的漁線,專家推測他可能是專職負責漁獵的仆人。

南越王趙眜最愛吃的可能是“狗爪螺”

再來看看貝類。

南越王墓中出土的貝類品種可不少,至少包括青蚶、耳狀耳螺、溝紋筍光螺、楔形斧蛤、笠藤壺、龜足、河蜆等。這些貝類,都出土于后藏室和東耳室,大多裝在各種各樣的容器內,也有不少散落在地上,據推測應該是器物翻倒所致。

大家都知道,烹海鮮是粵菜的一大特長,吃海鮮的歷史也悠久。晉代張華的《博物志》就說“東南之人食水產”“食水產者,龜、蚌、蛤、螺以為珍味,不畏其腥臊也”。恒寬的《鹽鐵論》也提到“蓋越人美贏蚌而簡大牢”。古時人們把祭祀燕烹時用的牲畜叫做“牢”。祭祀時并用牛、羊、豖三牲的叫做“大牢”,也稱“太牢”。這些記載都說明了古越人喜食蛤、蛇、蚌等水產。

早在新石器時代,嶺南的先民就選擇在江河沖積的臺地、湖泊或海灣附近的山崗、沙丘,以捕撈魚類、貝類為生,他們吃剩廢棄的貝殼、魚骨連同采集工具,堆積成丘,被稱為“沙丘遺址”或“貝丘遺址”。

西漢南越王博物館的專家們推測,青蚶“應是南越王最鐘愛的水產食物之一”,因為后藏室的銅鼎、提筒、銅鍪、銅鑒、銅壺、陶罐等容器內裝了很多青蚶。楔形斧蛤由于環境變遷等因素,現在沿海地區已經所見不多,但南越王墓出土的楔形斧蛤不少,大約200個,儲放在東耳室的銅提筒內。還有一種美味佳肴是龜足。龜足又稱“雞冠貝”“佛手貝”“狗爪螺”等,屬于藤壺類,一般牢牢長在礁石上,抵御風浪等沖擊,因此肌肉發達,味道很鮮美。在今天來說是高檔海鮮。它一受觸碰就縮進殼內,采掘不易,但南越王墓出土的龜足多達1558個個體,是墓中數量最多的一類水產品,大部分保存在后藏室的銅、鐵、陶容器中,東耳室也有少量標本。可見南越王趙眜有多愛它。此外也說明當時人的漁獵技術水平不錯。至于笠藤壺,墓中只發現了兩個個體,加上它不好吃,專家們推測它應該是在采掘龜足時被“誤傷”的,屬于“躺著中槍”。

根據隨葬的動物品種

猜測墓主入葬約在秋冬

南越國的第一代君主趙佗是今天河北人士,標準的北方人。但南越王墓中,出土有14種水產品,除了以上羅列,還包括龜、鱉,以及一種無法確定屬種的真骨魚類遺骸。出土動物遺骸的數量之多、種類之豐富,在漢代早、中期墓葬中非常罕見。四個墓室中都有大量動物遺骸,在后藏室中的30多件器物中均有發現。墓中出土水產動物占70%以上,另外20%為禽類,10%為其他野生動物。水產動物中最豐富的為貝類,說明越人喜食的貝類水產品已被南來的北方人及其后裔所接受,南越王對海鮮也是情有獨鐘。

為了提高捕撈效率,南越王的王家美食采辦隊伍也用上了網。南越王墓西耳室出土了620件陶網墜,分為大小兩種,大的有244件,小的有376件,由于漁網全朽無法復原,無法確定這里包含多少套漁網。但從數量上來看,這些漁網張網的面積不小。

學者王將克等指出,根據現有的考古資料,我國漢墓中常有動物遺骸的發現,尤以西漢早、中期較為突出。東漢以后,用動物隨葬的現象明顯減少。全國各地區漢墓所出的動物,一般都帶有各地區動物區系的特色。從南越王墓出土動物,可推測西漢時期廣州番禺附近的自然環境,是河流交錯、水網發達的珠江三角洲沖積平原。出土動物中,除了適應三角洲淡水——半咸水性生態環境的動物以外,也有許多棲息于熱帶海洋的動物,如龜足、青蚶、楔形斧蛤等。結合當時分布在今廣州及珠三角一帶,但現代不見的象、馬來鱷等,可以推測2000多年前廣州地區的年平均溫度可能比現在還要高些。

能從另一個側面證明這種推測的,是南越主墓出土的動物,如禾花雀、家雞等,普遍比現生種要小。一般來說同類動物熱帶地區比寒帶地區體型偏小,因為有散熱方面的需求。不過也有可能是當時農業不如今天發達,禾花雀、麻雀等小鳥,找不到那么多稻谷吃。

根據南越王墓出土動物,專家們甚至還大膽推測了墓主入葬時間。因為禾花雀每年十月中旬從北方飛到南方越冬,這時是廣東、福建沿海居民的捕捉季。青蚶等貝類動物有冬眠習性,在秋末冬初時最為肥美,正是采集季。故而,很可能南越王趙眜入葬時間在秋冬相交之季。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卜松竹

(編輯: 劉卓瑩)

返回首頁
 
足彩半全场玩法